印度市场从2018年开始,转变对硅谷科技巨头的政策,从“热情、欢迎”变成“限制”。相继出台的数据本地化、电商新规让亚马逊、沃尔玛和Facebook等公司一下从云端跌落,而这种转变的背后是印度民族主义浪潮的兴起,从2月初坚持执行电商新规来看,这种趋势在2019年似乎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曾经对硅谷“友好”的印度

2014年,亚马逊购物网站正式在印度登陆一年后,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访问印度。

贝索斯也大方表达他对印度这个第二大互联网市场的兴趣。他在当时的电视采访中说道:“亚马逊印度网站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原先的最高期望。”

而对于印度的法规,贝索斯回答说:“印度是一个非常适合做生意的地方。”

多年来,印度一直希望外国公司在这个市场蓬勃发展。印度人民党(BJP)在2014年执政期间,该政党早期主要推动力之一是制定吸引外国投资的计划和结构激励措施。2015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公布了放宽外国投资规则的计划。

他说:“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印度势不可挡[和] ......希望世界看到它提供的巨大机遇。”他说,在访问英国之前,他还访问了美国,并会见了硅谷的高层管理人员,所有人随后都在印度扩大了发展承诺。

后来,有人指责政府,对亚马逊在印度违反外国直接投资规范(电子商务政策)的方式视而不见。它进一步引入了激励措施,鼓励企业参与“印度制造”和“数字印度”计划,这是一系列促进印度国内就业增长的国家计划。

政策开始变化

在2018年开始直到今年5月印度大选之前,印度政府已经公布,并且在很多情况下执行了一系列针对外国科技公司彻底的变革。印度现在规定了外国公司处理和利用印度用户数据以及电子商务平台运作的方式,并且对技术平台加强监督。

4月,印度政府发布监管指令,要求美国支付公司在当地存储印度用户的财务数据。政府表示,需要美国巨头遵守以确保“更好的监控”,还表示“对这些系统提供商,以及服务提供商/中介机构/第三方供应商和支付生态系统中的其他实体,存储的数据进行不受限制的监督访问非常重要。”

MasterCard和Visa是美国最大的银行卡网络,以及代表谷歌和Facebook的游说团体,花了几月时间激烈反对该指令,而前面两大公司都在印度提供支付解决方案。

多达30位美国参议员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敦促印度重新考虑其在数据本地化方面的立场。参议员8月份写道:“我们认为数据本地化是数字贸易进一步发展的根本问题,也是对我们经济伙伴关系至关重要的问题”。

尽管美国政府进行了激烈的游说和公众抗议,但印度拒绝延长六个月的最后期限。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美国巨头在去年10月遵守了该指令,而这只是印度政府的开始。

12月底,印度修改了电子商务政策,对亚马逊和沃尔玛拥有的Flipkart如何在印度销售产品增加新的限制。这两家电子商务公司仍在积极遵守修订后的政策,把损害降至最低。

而修订后的政策生效时,亚马逊和Flipkart下架了成千上万的商品。而这些产品仍然无法上架,而两家公司也开始消减跟卖家的金融股权,努力再上架一些商品。根据新政策,外国公司不能跟开展业务的卖家有关联。

亚马逊和沃尔玛去年在印度大规模投资160亿美元,但是去年开始发现印度市场不再“友好”,而且其他硅谷公司也越来越感受到印度政府法规的限制增大。

代表美国公司和行业观察人士的游说团体表示,他们发现,印度政府相对于2014年采取的“热情、欢迎、合作”的方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技术和政策分析师Prasanto K Roy表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印度市场的政策变革突然,而且极具颠覆性,就像电子商务数据本地化和外国直接投资要求一样。而且政策在没有咨询的情况下就进行了变革,而且没有谈判空间甚至也没有延长最后期限。”

上个月,印度电信部门的秘书Aruna Sundararajan对一批印度创业公司表示,政府正在制定新的“国家级冠军”公司政策,以鼓励“印度公司的崛起。”Sundararajan的一位秘书拒绝评论即将推出的政策。

本周,印度政府开始制定一项监管指令,详细说明中间商(即依赖用户生成内容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网站、应用程序和服务)在印度运营的方式。任何在印度拥有超过500万用户的实体都必须建立一个本地办事处,并建立自动化工具来识别和删除骚扰、仇恨和有害内容。而一些评论家把这种政策比喻为中国的审查制度。

民族主义浪潮兴起

民族主义是印度政府在过去一年中公布的所有政策变化的主题。罗伊说:“所有这些举措都跟2019年5月前的民族主义趋势保持一致,往往跟特定的游说团体进一步结合,可能是由于他们在民族主义浪潮中。”

而在这些行动中获益的应该是印度首富和印度最大的工业企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所有者穆克什·安巴尼。在去年,亚马逊和沃尔玛在跟印度政府官员会面,要求延长修订的电子商务政策截止日期,而莫迪的盟友安巴尼宣布,印度最大零售商Reliance Retail要进入电子商务领域。

印度商人和政府官员(包括莫迪和安巴尼)宣布,大致意思是印度需要“集体发起反对数据殖民的新运动”,类似圣雄甘地领导的反对印度政治殖民化的运动。

他表示:“为了让印度在这次数据驱动的革命中取得成功,我们将不得不把印度数据的控制权和所有权移回印度,换句话说,将印度的财富转移回每个印度人。”安巴尼补充说:“尊敬的总理,我相信这会成为数字印度计划的主要目标之一。”

限制外国资本的电子商务政策的变化对6700亿美元的零售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Trilegal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Nikhil Narendran告诉VentureBeat:“这是为了让外国公司很难在这个市场上经营。然而,安巴尼或Kishore Biyani(印度最大的实体零售商之一Future Grou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或任何其他印度企业家,却可以继续享受优惠的规定和政策。他们不会受限于任何约束。”

印度政府支持国内公司的想法已经有好几年了。之前印度智能手机厂商的高管们在两年前就敦促政府帮助他们应对中国供应商的冲击。大约在同一时间,Flipkart的Sachin Bansal和乘车公司Ola的Bhavish Aggarwal也建议印度应该保护本地工业。

Bansal表示:“我们需要告诉全世界“我们需要你的资金,但我们不需要你的公司”。许多人认为,印度(和其他国家)应该专注于建立自己的公司生态系统,而不是将其全部交给硅谷巨头。

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杰出研究员Vivek Wadhwa最近提出了这样一个案例。Wadhwa表示,印度最近的举措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步伐”,尽管他补充说政策需要进行一些微调。

印度政府最近提出的一些要求,包括数据本地化,可以说是公平的。纳伦德兰说:“政府需要以合理快速的方式获取数据。”他也补充说明,印度政府想要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需要科技公司重新配置其全球基础设施。

罗伊解释说,在过去,“这种需求通过合理的保护来平衡,例如中介责任安全港。”

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也将不得不遵守中间监管规定,Facebook在过去一年多来一直面临印度这个最大市场的一些关键挑战。印度政府一直在推动WhatsApp启动平台“可追溯性”,这样才能在平台上找到可疑内容的来源。

在本月初,新德里举行的媒体会上,WhatsApp的通信主管Carl Woog重申,WhatsApp致力于为印度用户提供端到端加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