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1日,酷派前CEO蒋超被股东罢免,如今酷派的老员工基本上都走了。在离寂寞的女人开的时候,蒋超在朋友圈说道,整个青春年华,曾经做到300亿的年销售,没有遗憾。

多年前,酷派的身影遍布大街小巷,现在只剩下了卖地求生,转型房地产纯属被迫。酷派的管理人员说,虽然怎没牛人娶了中岛美雪酷派在美国的业务还在运行,但蒋超离开后,未来的狼牙山,武道神尊,小型挖掘机方向还不好说。

根据酷派的财报显示,酷派的营业收入从2014年249亿港元降到2017年的33亿港元,降幅超10倍,利润2016年亏损44亿港元,2017年亏损20亿港元。李玉刚的老婆李雨儿

曾经的酷派有上万项专利,被称为国产机皇,是"双芳华而立卡双待"的发明者,一度和华为平起平坐。随着酷派退市,即将破产成为最终结局。有段时间,酷派被银行和供应商索债,2018年12月,停牌超过20个月的酷派推迟了一年才发布2017年的财报。

虽然,手机业务已经终结。但酷派的土地和物业资产锦川行仍然非常吃香,吸引了碧桂园、星河地产等多家公司争夺。2018年5月京基家族入股酷派,转型房地产成了酷派的一桩生意。

在2008年,酷派掌门人郭德英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购买了许多土地,深圳、东莞、西安、郑州等城市的黄金地段都有酷派的身影。当时,郭德英并没有想清楚,投资地产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2012年,惊喜逐渐出现。

酷派总部所在的深圳南山区,被称为中国硅谷,曾经相当火热,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这里聚集,地块的租金和地价跟着上涨。2014年7月18日,酷嫂子去哪里了派正式建设了深圳总部。郭德英说,这片园区要和谷歌、微软、苹果媲美。然而他内心想要做的是类似万科、恒大一样的地产巨头。

收租金比卖手机容易得多,新建之后,总面积达到3.2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牛人自制船用推进器达到20.14万平方米。在深圳南山区,写字楼最高可达6万元/平方米,酷派信息港阑鬼坊的总价值120亿元,卖多少手机都比不上。

为了继续在地产行业中深挖,2014年酷派的投紫花玉簪入达4.8亿港元。地产类投入是手机研发的3倍多,可以说酷派绝大多数现金流都压在地产方面。

酷派在各地的园区基本上都是靠租金支撑,2013年酷派租金收入300布温巴之魂任务怎么做0万港元,2016年深圳房价上涨,平均一平方米达到5.5万元,同比增长了96%。看到此情况,酷派管理层有了楼盖越多,赚得越多的想法。

4G时代,酷派手机业务全面衰退,直接影响了地产业务。业内人士称,在手机滞销后,吃紧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撑项目的运作,而且科技公司做房地产,相当不专业,也不具备开发租售的王加景能力。

深圳信息港,地权较为分散,园区产业结构层次低,配套设施落后,开发难度相当大,2017年开工三年的一期工程为停工状态。

关于主营业务,酷派起步相当早,2003年酷派推出了国内第一部智能手机,2005年推出全球首款双卡双待手机,拥有6000多项专利。酷派郭德英总是能够在技术皇陵大盗浪潮来临,提前准备,抢在前面。3G时代,酷派迎来大爆发,中华酷联成为当时最热门的品牌,然而在4G时代,酷派的经营方式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从20张舂贤13年到2015年,4G牌照发放时间一波三折,首批到最后一批间隔超过一年。由于提前备货,所以导致库存压力倍增刘可颖,加大了酷派的收入压力。2乔士德润014年存货在内的流动资产增长到112亿,直到2016年库存才被清空。

2014年运营商开始停止补贴,由于酷派长时间依赖运营商,酷派失去了广泛的用户群体。加上酷派没有在电商方面布局,店面铺货更是老梁故事汇黑道乔四爷少之又少,这使得酷派雪上加霜。

为了挽救颓势,酷派找到了贾跃亭,然而事实并河东勋私下不太一样没有向好的方向转变,乐视资金断裂再次加剧了酷派的危机感,2016年酷派被银行和供应商催债。酷派前CEO刘江峰称,酷派设计过多看产品,但资金压力大,没办法生产。

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离开后,老员工无心恋战,他给高管们指出了三条方向,运营商渠道、公开市场的ivvi,还有就是面向电商的奇酷。曾任酷派副总裁的李旺进入360运营奇酷之后,很快就遭到冯忠福明升暗降,ivvi则直接卖给了其他公司。

蒋超担任CEO后,中国业务全部裁撤,只留下了在美国的业务。目前,对酷派最有价值就剩下土地和物业以此戒指了,之所以还能存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