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赵梅在屋里和母亲准备年货的时候,双胞胎女儿团团和圆圆,眼泪汪汪地跑了进来,一下子扑到了赵梅怀里。

赵梅一惊,刚才还玩得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姐姐团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用手一直指着妹妹圆圆。

赵梅想:莫不是两姐妹打架了?

赵梅刚想问清楚情况,邻居王婶子便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进门,便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说:“梅子啊,俩孩子受人欺负了。”

接着,便开始吧啦吧啦地叙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大致意思是,一开始,一群孩子玩得挺开心的,团团圆圆呢,也是好意,拿了从城里带回来的新鲜玩意,想和村里的孩子一起分享。

突然,一个小男孩一把抢过了玩具车,团团见状,便向他要,小男孩不给,还推搡了团团一把。

团团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吓得哇哇大哭,而一旁的圆圆呢,看姐姐受了委屈,便去和小男孩抢玩具车,结果因为力气不敌小男孩,也被推倒在地上。

赵梅气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要去找小男孩家长理论,王婶子一把拉住赵梅,面露难色地说:“别去了,你们家,没人当家。”

王婶子口中的“没人当家”,是说赵梅家里,没有男人。

赵梅父亲死得早,家里只有赵梅一个独女,后来赵梅大学毕业在外地安了家,对村里人来说,便是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

虽然赵梅学历高,生活富足,但村里人说起他们家,总是一副同情口吻:“老赵家,算是断了根了(因为没个男孩继承香火)。”

这次小男孩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团团和圆圆,便是因为那小男孩家,从爷爷辈起,便每一胎都是男孩,在农村来说,那是人丁兴旺,是旺族。

要是他们家看着谁不顺眼,一大家子的男人,便会集合起来堵在人家门口。

小男孩一家在村里霸道久了,自然是无人敢惹。

按理说,要是赵梅家有个男丁罩着,倒也不至于受这种窝囊气,但就是因为从赵梅这一代起便没有男孩,所以才会被人这般欺负。即便他们家过得富足,在村里人眼里,依旧是低人一等。

02

赵梅深知村里人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所以拼命地读书,毕业后又努力在外地扎根,就是为了摆脱这一切。

但这些年拼搏来的一切,还是在回到老家时,被击溃得土崩瓦解。

事情到此并未结束,本以为王婶子是好心来告知这一切,没想到,王婶子刚坐下来,便开始拐弯抹角地打探起赵梅的二胎来。

“梅子,你说你两个闺女也那么大了,啥时候再要个男孩啊?”“你生了双胞胎女儿,可以继续生二胎,二胎不行,再生三胎,不生男孩不罢休!要不然,对不起列祖列宗。”

赵梅心里一万只草泥马踏过,且不说和王婶子一年才见一次,关系并未亲密到可以干涉她的二胎问题。

再者说,就是真的有生二胎的打算,也不一定就是男孩啊?亲戚竟然逼她生二胎、三胎……

赵梅不想和王婶子再探讨这么无聊的话题,便开始自顾自地忙起来,但王婶子并不识趣,一直喋喋不休,还不无炫耀地说自己的女儿来,说女儿二胎又生了个大胖小子,真是给家里人长脸了。

赵梅这才明白,王婶子这哪里是来报信,明明是趁机来羞辱她一番。

她的女儿二丫头,从小便不如她,成绩不如她,嫁得不如她,过得也不如她。

如今生了两个儿子,王婶子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看着王婶子泡沫横飞地在夸两个外孙,赵梅心里不由地一阵嫌弃。

03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赵梅开始下逐客令:“王婶子,马上也该烧午饭了。”赵梅母亲觉得赵梅太过唐突,本想阻止,被赵梅拉住了。

王婶子一听,这才收起泡沫横飞的演讲,眼珠子一转说道:“梅子,你和二丫头平时也见不着,要不我把二丫头和那两孩子也叫过来,一起到我家吃个饭?”

赵梅没搭腔,赵梅妈接过话说:“这怎么好意思,要不就在我家简单吃一点?”

王婶子一听便应下了,然后跑去翻看赵梅家冰箱:“梅子,你还别说,你还真从外面带回来不少新鲜货,今天,二丫头家那两个馋小子可算有口福了。”

就这样,王婶子一家成功在赵梅家蹭了饭。

可想而知,那一顿饭,赵梅吃得有多憋屈。

有人不禁要问,赵梅何苦要理会王婶子那种人?

归根到底,这便是所谓的乡里乡亲情结,赵梅母亲觉得,王婶子就是那种人,让她过过嘴瘾,占点便宜,又何妨?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而且王婶子娘家人和她娘家,还是上几辈的亲戚。真的撕破脸,不好。

不如就忍忍。

04

“不如忍一忍。”小希的母亲,也是这么劝小希的。

小希的表妹,因为没找到工作,便要借住在小希家。

一开始,小希不同意,房子是自己贷款买的,她觉得自己有权拒绝。

但母亲说,都是亲戚,你这次不帮她,会落下话柄。而且表妹最多也就借住一两个月,等工作稳定了,自然就搬出去了。

但没想到,小希表妹这一住,就是一年。

期间,小希表妹以自己身子弱为由,要住在朝南的房间,之后又因为结交了新朋友,每个周末都带朋友回家聚会,搞得一团乱。

小希让表妹收拾,表妹振振有词地说:“你又没有男朋友,反正周末也都是宅在家里,收拾家务,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小希一听,气得差点吐血。

自己好意收留她,表妹不仅没有半分感激,竟还要她做免费保姆。之后,小希坚持要让表妹搬出去。

没想到,当天晚上,家里的七姑八大姨便轮番地给小希打电话,说小希赚了点钱,便开始看不起家里的穷亲戚了,更有说得难听的,还说小希难怪至今还单身,心肠竟然那么硬,让表妹一个人搬出去住。

小希现在才明白,从自己决定免费让表妹住进来开始,便是一个错误。

因为在不懂得感恩和界限感的亲戚那里,帮她是本分,不帮便是绝情。

05

马上过年了,但在外奔波了一年的夏女士,对于过年回家,却充满了恐惧。

夏女士今年32岁了,因为一直没结婚,每一次回家,都成了批斗大会现场。虽然大清朝已经灭亡几百年了。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依旧是亲戚们压在夏女士身上的一座大山。

而且,连夏女士父母都因为这件事,羞于出门,生怕被别人问起,会被戳中脊梁骨。

与此同时,李女士同样在迟疑是否要回家过年,李女士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些钱。于是,家里的亲戚,便都趁着她回家借钱。

说是借钱,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气势汹汹。

这个亲戚说自己儿子要上大学,那个亲戚说家里要盖房子,还有人说自己孩子谈了女朋友,要买辆车。

李女士自己做生意也要周转,而且年底很多钱都没收回来,便没愿意借。

结果,一帮亲戚,便在李女士家门口联合唱了一出大戏。这边有人说李女士开了一辆奔驰车回家,应该能贷不少钱,那边就有人联系抵押公司,准备来看车。

李女士见状,哪还敢在家里吃年夜饭,当天晚上便赶回城里了。

那次以后,李女士便怕了那帮亲戚了,再过年只把自己父母从老家接过来,再也不敢回家过年了。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而是八竿子攀不着关系的所谓亲戚。这群人,也被称为“熊亲戚”!

因为有着亲戚的名分,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压榨你的所有;也是因为是你的亲戚,你稍加拒绝,便成了无情。

所以有人说,亲戚是中国社会很大的祸害。

06

但面对熊亲戚的百般刁难,忍忍真的过得去吗?

过不去。

王婶子的女儿二丫头带着两个孩子来了以后,两个孩子便以男孩的身份坐在主位,而且,好吃的好喝的都要紧着他们。

而赵梅的两个女儿呢,因为是女孩,不能上桌,只能坐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大快朵颐。

最后,赵梅不顾母亲的阻拦,直接把两个女儿抱上了桌。

王婶子一看,惊讶地大喊道:“梅子,你这是在败坏祖宗的规矩(在赵梅老家,女孩是不可以上桌吃饭的)!”

赵梅无视道:“在我家,规矩是我定的。”

王婶子见状,带着一家子吵吵嚷嚷地走了。临走时,边拿走桌上的几块鸡腿,边愤愤地说道:“这样不懂规矩的人家,不来也罢。”

王婶子一家走后,赵梅不悦地说道:“妈,你忍了一辈子,就是为了不和他们闹僵,但这样假惺惺地相处,真的有邻里的温情吗?”

另一边,受了一肚子委屈的小希,最后和表妹算起了房租,表妹虽还是气焰嚣张,但到底是不占理,又因为没钱支付房租,最后灰溜溜地搬走了。

夏女士再回家,面对亲戚的结婚盘问,夏女士直接回怼:“你家女儿的奶粉钱够吗?你儿子离婚了,什么时候二婚?你家孙子成绩总是不及格,寒假找补习班了吗?”

夏女士父母觉得她不懂事,顶撞了亲戚,但为此获得一个假期的耳根清净,夏女士觉得挺值的。

李女士回老家,再有人借钱,李女士不仅让他们写借条,还给他们算利息,利息算得比银行还贵。有亲戚抱怨,李女士便回道:“既然如此,你们不如去银行借。”

李女士亲戚家觉得李女士眼高于顶,忘恩负义,但李女士却也乐得清静。

如果背后被说几句闲话,便可以少那么多的麻烦,李女士还是觉得挺值。

07

亲戚本是一种亲情的维系方式,意味着一群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困苦时,能够相互帮持。

但现在,亲戚却以一种亲情绑架的方式渗透到你的生活,甚至干扰你的正常生活。因为我是你的亲戚,你便要无条件地帮我,不帮,便是无视亲情的绝情。

于是,便有很多因为磨不开面子的人,一次次被桎梏在亲情怪圈中。

所以,有人说,若是你家里多几个熊亲戚,幸福值会直线下降的。

其实,幸福的生活,本身就是在做减法,减掉那些压在自己身上的包袱,让自己能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得更自在些。

当你真正明白,那些熊亲戚利用亲情的卑劣本质,便无需再为了一层假意的亲情外衣,刻意去压抑自己,迎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下次过年,遇到故意使绊子的熊亲戚,该怼就怼回去吧。

怼了以后,你会发现,没有熊亲戚的春节,格外神清气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