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课(小小说)

其,其……其实,讲课只是个……刚才已告诉你了,是,是个噱头,你们县里感谢我才是真的。

近天,没有什么事,就喜欢猫在家里。

“喂!老柴,你猜我是谁?哈哈……”

一个陌生的号码,不是女的,我又咋能猜得出来呢?没法猜,于是我很窝囊地回答道:“我,我……你,你……”

“我知道你猜不出来,告诉你,我是‘无冕’,无冕之王啊,就是那个……”

一听这话我立即知道他是谁了。是我一位同学,在省城上班,名字叫吴勉。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毕业后他做官的父母托人将其分到省里一个专搞宣传的单位。当时同学们在背地里都讥笑他,一个学工科的去那耍嘴皮单位不是头脑灌水了吗?然而,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吴勉同学不到十年就混出了个模样,做了一个部门的头,成了副处级干部。后来听说他又进了省城媒体的什么机构,手里有许多叫人难以猜测的实权,也就是说混得很风光。听许多同学说,一些地方官员见到他就像龟孙似的,一个个都成了哈巴。

“噢!是你,老吴啊!你在哪?”是老同学,礼节还是要的,我忙问道。

“快出来!我来阳湖了,今晚请你喝酒?”

“别吹吧!叫我去吃你溜边席还差不多!”

“别废话,反正不要你掏钱,好酒尽你喝,好菜尽你吃,你还啮歪个啥啊?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叫车去带你!”

老同学的盛情,我一个老百姓是不能过分推却的,啰嗦时间长了,老同学会说我不尽人情。于是我放下电话,找了两件像样的衣服穿上便人模狗样地下了楼。

在阳湖大酒店,县里不少有头有脸的人都出现在了酒宴上,他们对我老同学满嘴的恭维之词,让我身上都长满了鸡皮疙瘩。面对县里“高官”们敬上的酒老同学一点也不推杯,几乎都是一饮而尽。酒宴结束时,老同带着粗口,拒绝了那些有着县领导身份人的恭送,歪歪扭扭地将我拉进了他的房间。

“你……你这次来阳湖干啥的?”一进门我就开口问道。

“讲,讲……讲课的,你们县里邀请的!全体副科级以上干部都来听我的课......”

“你不引我笑吧,就你那点水平,能给谁讲课?忽悠别人还差不多,来忽悠我,能信吗?说!你到底来阳湖干啥的?”借着酒气我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真,真……真是讲课的!你不信去看我的包,电脑里有我的讲课提纲,我……我是备了课的。但,但……我真人不说假话,这……这讲课只是一个噱头而已,真正……这事你对别人可不能乱讲……”

“好,好,好!我不讲……”

“其,其……其实,讲课只是个……刚才已告诉你了,是,是个噱头,你们县里感谢我才是真的。就是利用讲课这个名目,送点好处给我,然后再带我到你们附近的风景名胜去玩玩,开开心……”

“我不想听这个!我想知道县里为啥要感谢你?”

“噢!好,好,好!我说,我说……上天,不,是上上个月,你们县里不是出了件大事吗?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阳湖的宣传部门就找到了我。是我帮他们把这事给摆平了。那事可是一个恶性案件,炒作起来方方面面都吃不了兜着走,难逃其究。经我耐心做工作,来阳湖的媒体,大家都卖给我面子,统一以你们县里准备的通稿为口径将那事对外进行了报道。那件事就大事化了了……”

“哪,那你们媒体标榜的公平、公证的原则,这,这怎么能……”

“你真是老外了,市场经济条件下,生存第一,道德第二,家家如此,人人这样,媒体也概莫能外......”